15 2017/11

代持股權離婚案件中到底分不分

高偉


引言

據調查,我國一線城市的離婚案件中有一半以上直接或間接地涉及到股權分割,離婚案件涉及分割的股權如存在代持情形或與案外人存在爭議,因法律適用上涉及《婚姻法》、《公司法》、《證券法》等多部法律,而且分割股權?;岫緣諶巳ㄒ嬖斐捎跋?,所以案件處理難度較大,實踐中,法院一般不予處理,告知當事人另案提起確權訴訟。本文擬就離婚訴訟引發的確權訴訟以案例解析方式做一論述。

案例簡介

李雅瓊(女方)與劉川(男方)于2009年登記結婚,2013年女方因男方婚外情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法院判決雙方離婚,并就孩子撫養及共同財產分割做出了判決,但對案涉男方2012年向案外第三人孫某轉讓其名下100%的三明公司股權未予處理。三明公司于2004613日由香港居民曾某出資經當地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冊登記設立,曾某擔任公司股東兼董事長。后經過公司股東先后兩次轉讓股權,在2011228日公司股權變更到男方名下。2012年,男方將股權轉讓給案外第三人孫某。2014年,女方以男方擅自轉讓股權損害其權益為由提起確認股權轉讓合同無效之訴。該案一、二審判決均確認股權轉讓合同無效,后男方以三明公司原股東曾某、香港盛達公司代持其股份,案涉股份為其個人財產為由提起再審,再審裁定撤銷二審判決,發回重審。

法律思考:

一. 股權代持如何認定?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的有關規定,實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訂立合同,約定由實際出資人出資并享有投資權益,以名義出資人為名義股東,只要不違反法律規定,該合同應認定有效,并受到法律的?;?。雖然根據《合同法》的規定,合同的形式可以是書面或者口頭,一旦發生糾紛訴至法院,隱名股東需要提供大量的證據(如銀行轉賬記錄、相關證人證言等)證明名義股東的股份是代替自己持有的。持股關系是基于委托關系形成,委托關系為雙方法律行為,需雙方當事人有建立委托關系的共同意思表示,簽訂委托合同或者代持股協議,對未簽訂合同的事實行為,也可以舉證證明存在委托代持股關系,但是單方法律行為的證據不能證明委托代持股份關系的成立。

法院審判實踐中,通常綜合以下三方面確定股權代持關系的成立:

第一,隱名股東具有實際出資能力;

第二,隱名股東具有實際合法的投資行為;

第三,雙方簽訂代持協議或形成事實上的代持關系。

本案中,男方提供了包括工商檔案、證人證言在內的證據用以證明,三明公司由男方于婚前以其個人財產出資設立,公司成立以來,原股東曾某、香港盛達貿易公司(由男方出資設立)除為了辦理股權轉讓變更登記在有關文件署名蓋章外,從未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及利潤分配,公司經營管理、財產、訴訟等事務均由男方負責。一、二審判決未查明三明公司原股東可能存在代持股權的事實,進而確認股權轉讓合同無效不妥。在發回重審中,若男方提供的間接證據未能形成股權代持關系的完整證據鏈,不具有排他性,法院將無法認定股權代持的事實。

二. 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擅自轉讓股權是否有效?

首先應當區分案涉股權是個人財產還是共同財產,如屬于共同

財產,才涉及到判斷股權轉讓行為的效力問題。本案中,查明三明公司股權是否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事實,是依法正確處理本案的重要依據。一、二審法院未查清是否存在代持事實,僅依據三明公司工商注冊登記的材料和男女雙方的婚姻狀況等證據,就認定三明公司股權是夫妻共同財產,男方轉讓三明公司的100%股權給第三人損害女方的合法權益,事實認定不清。

從該案可以得出,認定夫妻一方擅自轉讓股權是否有效的前提

是判斷股權是否為夫妻共同財產,如果有證據證明該股權的出資來源于股東配偶一方的婚前個人財產或在婚后并無收益,處分個人財產的股權轉讓行為當然是有效的;如果轉讓的股權是共同財產,還要進一步判斷該轉讓是轉移共同財產行為還是正常的市場交易行為,如果是在未征求對方意見的情況下,擅自處分,股權轉讓行為就是無效的。

分析“夫妻一方擅自轉讓股權無效”的案件發現,法院判決夫妻

一方擅自轉讓股權無效的案件中存在以下共同的特點:

第一,股權轉讓時,股權轉讓方與其配偶之間的夫妻關系已惡化;第二,股權受讓方與股權轉讓方具有非同一般的親屬關系。

第三,股權轉讓價款較低、平價甚至是無對價。

值得一提的是,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二終字第48號判決結

果看似與上述結論并不完全相同,究其原因,是判斷案件事實是建立在轉移夫妻共同財產基礎上,還是正常的市場交易行為,最高院判例的案件事實判斷是后者,實質是對買賣合同情形下的無權處分行為的效力認定問題,與本文所述不同,不能斷章取義。否則,法律關于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夫妻共同財產和個人財產的制度,就會被徹底摧毀。

三.作為實際投資人的隱名股東以及作為股權代持方的名義股東擅自轉讓其名下股權對離婚案件中隱名股東配偶方請求分割已轉讓股權的影響。

在隱名股東授意名義股東擅自轉移夫妻共同財產的案件中,隱名股東配偶方的舉證責任較重,需舉證證明股權代持關系有效成立,如舉證不能,將面臨法院不予確認股權轉讓合同無效的后果,也將無法分得應有的夫妻共同份額。

在名義股東違反代持協議的約定,擅自轉移登記在其名下的股權,侵犯隱名股東及其配偶權益的案件中,隱名股東配偶方除承擔上述舉證責任外,還面臨因第三人善意取得股權,主張名義股東賠償的困境,與此同時,由于公司股權登記在名義股東名下,當名義股東與其配偶離婚時,名義股東的配偶可能會向法院主張該股權屬于其夫妻共同財產,要求對實際屬于隱名股東夫妻共同財產的股權進行分割的風險。

最后總結:

本案中,女方在離婚后起訴請求確認男方用共同財產投資取得并擅自轉移股權的行為無效,進而試圖以勝訴的結果啟動離婚后財產分割之訴;男方舉證證明其在婚姻存續期間取得并轉讓的股權系其婚前個人財產,案涉股權從公司成立之初就存在股權代持事實,其轉讓的股權并非共同財產。女方權益最終能否得到維護,將建立在法院對股權代持事實的認定之上。

中國社會家庭中的妻子經常是充當傾其大部分精力照顧老幼,操持家務的角色,很少甚至完全不知曉或不參與丈夫作為股東的公司經營管理活動,一旦遭遇婚變,尤其是當丈夫作為隱名股東隱匿轉移夫妻共同財產時,常常陷入無力維權的尷尬境地。在此提醒處于婚姻中弱勢一方的婦女同胞,生活中未雨綢繆,有針對性的掌握法律以及財務常識,平時注意掌握、保留書面證據,如果枕邊人違背結婚契約,不忠誠且不負責任,你的身上至少還披有法律的鎧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