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7/11

合法權利亦不可為所欲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第九十三條至九十七條規定,合同解除權是指合同尚未履行或尚未完全履行完畢之前,當事人一方根據法律規定或合同約定,在一定條件下單方解除合同以達到合同權利義務中止的目的。通常來說,合同解除權的正確行使,對于維護交易秩序、?;さ筆氯撕戲ㄈㄒ婢哂兄匾庖?。但是,由于法律規定本身的不足和配套規定的不完善,導致實踐中關于解除權行使的相關問題存在諸多爭議。近期筆者代理的一起商業銀行債權轉讓合同糾紛案件就涉及到權利人是否有權行使約定解除權以及解除權是否超過行使期限等問題。現筆者結合具體案情,針對上述問題進行剖析和闡釋。

     一、案情簡介

     A(自然人)向H銀行貸款人民幣230萬元,期限自2013125日起至2014124日止。B(自然人)為上述借款的償還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20143月,H銀行以A未按時償還借款本息、B未履行擔保責任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以下簡稱債務人A案件)。訴訟過程中,H銀行于2014916日將其對A的債權轉讓給保證人B,但雙方約定暫不將債權轉讓事宜通知債務人A。同時轉讓協議約定:協議簽訂后,H銀行需配合B實現目標債權,包括但不限于仍以H銀行的名義繼續推進債務人A案件的訴訟與執行……H銀行違反上述約定的,B有權解除本協議并要求H銀行返還B支付的轉讓價款。債權轉讓協議簽訂且B全額支付債權轉讓款后,H銀行向法院申請撤回起訴,20141215日,法院準許撤訴并通知B,B未提出異議。2016715日,B向法院提起訴訟,主張H銀行撤訴行為違反了債權轉讓協議的約定,要求法院判令解除債權轉讓協議并要求H銀行返還債權轉讓款。

     二、法院裁判觀點及分析

    (一)裁判觀點

     B向法院起訴解除債權轉讓協議,其理由為H銀行撤訴違反了協議的約定,因此,B基于雙方的約定要求解除協議。

筆者與本所曲之勇律師接受H銀行的委托擔任案件代理人,我們認為本案債權轉讓協議不應當解除,理由如下:

首先,H銀行與B之間關于債權轉讓后仍然以H銀行的名義推進訴訟與執行程序的約定系無效約定且客觀不能實現,B無權依據該約定行使解除權;

其次,B行使解除權明顯超過合理期限,解除權已滅失。且BH銀行撤訴的行為長時間未提出異議,使得H銀行形成合理信賴,假使B享有合同解除權則解除權亦已消滅;

最后,債權轉讓協議的目的已經實現且合同主要義務已履行完畢,協議不應當解除。

人民法院經過審理,并未采納筆者的觀點。法院認為:

首先,H銀行向法院申請撤訴的行為導致B受讓債權的目的無法實現,B請求解除債權轉讓協議的理由成立;

其次,債權轉讓協議未通知A、對A并未生效,H銀行有權在債權轉讓后繼續以自己的名義進行訴訟與執行。

    (二)針對法院裁判觀點進行的幾點分析

     筆者作為H銀行的代理人,對案件爭議焦點問題所持觀點一定是站在銀行角度,為維護銀行利益出發。但案件審理結束后,筆者嘗試站在第三人角度認真分析該案件,筆者認為即使站在第三人角度,該法院的裁判觀點依然值得商榷。

首先,當事人之間進行債權轉讓,受讓人的合同目的究竟為何呢?筆者認為,債權受讓人的目的應當是取得債權,進而以債權人的身份行使債權,最終獲得債權的清償。本案中,即使H銀行向法院申請撤訴,受讓人B完全有權以債權人的身份另行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債務人償還債務,進而實現債權。因此,是否以H銀行的名義繼續訴訟與執行對B行使債權人的權利沒有任何影響,更遑論B的合同目的無法實現。

     其次,債權轉讓之后,轉讓人無權要求債務人向其履行債務。合同法第八十條規定,債權轉讓未通知債務人的,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既然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那么債權轉讓協議的效力究竟如何?受讓人是不是債權人?最高人民法院審理佛山市順德區太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廣東中鼎集團有限公司債權轉讓合同糾紛二審案[案號:(2004)民二終字第212]認為,債權轉讓未通知債務人只是使得債務人享有對抗受讓人的抗辯,并不影響債權轉讓人與受讓人之間債權轉讓協議的效力,不影響受讓人取得債權??杉?,無論債權轉讓是否通知了債務人,受讓人均取得債權。也就是說,債權轉讓后,轉讓人對債務人不再享有債權,更無權以自己的名義向債務人主張債權。

最后,筆者主張B行使解除權超過合理期限,但法院并未針對此節進行審查,筆者的主張是否合法合理,法院亦未給出任何認定意見。

     三、合同約定的解除權條件成就,并不意味權利人一定享有合同解除權

     我國合同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根據前述規定,當合同約定的解除條件成就時發生解除權,解除權人則有權行使解除權,解除權人一旦行使權利,合同權利義務即歸于消滅。

     本案中,當事人之間約定“債權轉讓后H銀行繼續以自己的名義進行訴訟與執行”,否則B即有權解除合同。前文已述,債權轉讓后,無論是否通知債務人,債權轉讓協議對轉讓人和受讓人均已產生法律效力,即債權一經轉讓H銀行對債務人A就不享有債權。在此情況下,仍然以H銀行的名義進行訴訟與執行是缺乏權利基礎的,H銀行也根本不具備民事訴訟法的原告、申請執行人的資格??杉?,H銀行必將無法按照約定以自己的名義繼續訴訟與執行,B亦必將可以依據合同約定取得合同解除權。

     然而,筆者認為,合同雙方在對解除權的條件進行約定時,解除權最終是否發生應當是不確定的,即如果對方當事人遵循了合同的約定,則一般來說,解除權不應當發生;如果對方當事人違反合同約定,解除權才有可能發生。因此,不應當一刀切的認為只要合同約定的解除權發生的條件成就,解除權人就一定取得解除權。人民法院在針對具體案件進行審理時,首先應當對解除權成就條件本身進行審查,審查約定的條件是否符合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是否一定能夠產生發生解除權的效力;進而再審查解除權條件是否已經成就,是否發生了解除權的效力。

     四、法律沒有規定或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且對方亦未進行催告的,解除權人行使解除權應當存在期限限制

     我國合同法第九十五條規定,當事人可以對解除權的行使期限進行約定,約定期限或法律規定的期限屆滿當事人不行使權利的,解除權消滅。法律沒有規定除斥期間或當事人沒有約定的,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權利亦消滅。

實踐中,在法律規定和當事人約定都欠缺的情況下,對方當事人向解除權人發出催告通知的可能性極小,進而可能導致解除權人的解除權長期存在,而合同本身亦長期處于效力不確定的狀態。筆者認為,法律沒有規定除斥期間當事人亦沒有約定權利行使期限的情況下,解除權人行使解除權應當存在合理期限。至于合理期限應當如何確定,筆者查找了相關法律規定和案例,最終亦沒有得出統一的結論。但是筆者認為,人民法院應當結合案件具體情況,自由裁量確定解除權行使的合理期限。如果解除權人在經過相當長的時間(即法院確定的合理期限)之后仍未行使解除權,或解除權人不行使權利的行為已經使得相對人形成合理信賴、認為其將不再行使解除權的,則應當依據禁止權利濫用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從維護合同當事人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認定解除權人不得再行使解除權。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行使合同解除權應當存在法定或約定的事由,且該約定事由應當不存在無效、可撤銷或客觀不能實現等障礙情形;其次,未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且法律未規定除斥期間的,權利人應當在合理期限內行使權利,以防止權利消滅。

以上觀點,為筆者個人觀點,僅供參考,也歡迎大家一起溝通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