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2017/11

集體活動精彩多,意外傷害誰買單?

生活中,單位經常組織集體活動,磨練員工意志,陶冶情操,緩解員工壓力,增強成員凝聚力及與家屬親和力。集體活動的形式也是多種多樣,包括參加拓展訓練、組織各種旅游或文體活動等。與此同時,因集體活動中不可預知的意外風險,員工、家屬與單位反目成仇的情況屢見不鮮,有的甚至對簿公堂。下面筆者針對集體活動中,員工或家屬因意外出現傷亡情況的責任承擔進行法律分析。

一、根據參與活動的成員與單位關系的不同,單位承擔的法律責任也不同

1、與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員工,在集體活動中傷亡的,單位要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第(二)項之規定,職工參加用人單位組織或者受用人單位指派參加其它單位組織的活動受到傷害的應認定為工傷;《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讓定為工傷;第十五條的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根據前述規定,員工除了在參加活動過程中因意外出現傷亡的情況以外,在去參加活動的路上或活動結束返回家的路上因意外出現傷亡,或者因自身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內搶救無效死亡的,均應認定為工傷。

在單位繳納工傷保險費的前提下,單位只需要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住院期間的護理費及勞動關系終止后的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至于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到統籌地區以外就醫的住宿費、交通費、造成傷殘的生活護理費、殘疾輔助器具費、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及勞動關系終止后的工傷醫療補助金,以及造成死亡的喪葬補助金、一次性工亡補助金、供養親屬撫恤金均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

在單位沒有繳納工傷保險費的情況下,按《工傷保險條例》第六十二條的規定,由用人單位按照條例規定的工傷保險待遇項目和標準支付費用。也就是說,如果用人單位沒有為職工繳納工傷保險費,發生工傷事故,各項賠償費用全部由用人單位買單。

需要說明的是,在單位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的情況下,不考慮員工的過錯。

2、沒有與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臨時工作人員、實習人員,在集體活動中傷亡的,單位應承擔一般侵權責任

對于沒有與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臨時工作人員,單位與員工建立的是雇傭關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該司法解釋第九條,對“雇傭活動”進行了解釋,即雇主授權或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根據前述司法解釋,臨時工作人員參與單位的集體活動,應視為從事雇傭活動,如在雇傭活動中,受到傷害,單位應承擔賠償責任。

對于實習人員,因其不具備與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主體資格,無法與單位建立勞動關系,且其在工作中不具備獨立的工作技能,而是通過學習,鍛煉培養技能,所以盡管其在實習過程中,可能會獲得一定的補貼,但這種補貼不同于雇員從用人單位所獲得的等價有償的報酬,所以實習人員與用人單位的關系也與雇員不同。但實習人員在實習期間受工作單位的管理,按工作單位的要求和指示參與集體活動,如自身受到傷害的,工作單位從管理的角度,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

需要說明的是,在單位承擔一般侵權賠償責任的情況下,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賠償責任。所以此種情況下,如員工自身亦有過錯,要減輕單位的賠償責任。

3、員工家屬在集體活動中傷亡的,單位應承擔一般侵權責任

員工的家屬與員工的工作單位不存在任何管理與被管理關系,員工的家屬參與員工所在單位的集體活動,對單位而言,屬好意邀請,家屬也是完全自愿。所以單位在組織管理活動過程中,如果盡到了謹慎注意義務,不存在過錯,不承擔賠償責任,反之則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此種情況下,同樣要考慮,被侵權人個人是否存在過錯。

二、存在第三人侵權時的法律責任承擔

實踐中,賠償權利人所受傷害的原因很復雜,除了前述可能因組織活動的單位的原因外,也可能是第三人的原因或單位與第三人共同侵權所致,下面對存在第三人侵權時,組織活動的單位和第三人的責任承擔進行評析。

1、對與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員工的責任承擔。

對于員工在集體活動中的傷亡僅因第三人侵權所致的責任承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規定,職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傷害,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已經作出工傷認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未對第三人提起民事訴訟或者尚未獲得民事賠償,起訴要求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根據此條規定,如果員工所受傷害,是因第三人侵權行為所致,即使員工獲得了工傷保險待遇,其仍有權要求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目前司法實踐中,對員工有權主張雙重賠償的觀點被普遍認可。但在賠償項目上,哪些可以獲得雙重賠償,哪些僅可以主張實際損失,各地做法不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規定,職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導致工傷,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以職工或者其近親屬已經對第三人提起民事訴訟為由,拒絕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經支付的醫療費用除外。根據此條規定,除醫療費外,其他項目均可兼得。但在司法實踐中,傾向性做法,除醫療費外,比如交通費、護理費、喪葬費等實際支出費用,不可以雙重主張。

對于勞動者所受傷害系單位與第三人共同侵權所致的情況下的責任承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二人以上沒有共同故意或過失,但其分別實施的數個行為間接接合發生同一損害后果的,賠償義務人應當根據過失的大小或者原因力的比例各自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根據此條規定,如果出現單位與第三人共同侵權的情況,單位與第三人按過錯大小或原因力比例分別承擔賠償責任。需要說明的是,第三人按責任比例承擔賠償責任,單位承擔的責任部分,按工傷保險責任處理。單位承擔的工傷保險責任對勞動者而言不分比例,只分承擔和不承擔。比如第三人與單位共同侵權給勞動者造成損害,第三人承擔70%的賠償責任,單位承擔30%的賠償責任,第三人需賠償勞動者全部損失的70%,而單位及工傷保險基金在承擔工傷保險責任時,不劃分比例。

2、對沒有與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臨時工作人員、實習人員的責任承擔

對于臨時工作人員、實習人員,如果在集體活動中所受傷害僅僅是因第三人侵權所致的責任承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賠償權利人可以請求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也可以請求雇主承擔賠償責任。雇主承擔賠償責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償。根據此條規定,沒有與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臨時工作人員、實習人員,如果因第三人侵權原因受傷的,只能選擇單位或第三人二者之一作為賠償義務人,不能同時要求二者賠償。需要注意的是,此種情況下,如果賠償權利人選擇向單位主張權利,按目前大連地區的司法實踐,通常不支持精神損害賠償金。原因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自然人因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等人格權遭受非法侵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精神損害賠償。在第三人侵權的情況下,單位之所以向雇員或受其管理的人員承擔賠償責任,是基于二者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并非基于侵權行為,其并非是最終的義務人,所以不承擔給付精神損害撫慰金的責任。鑒于此,如果作為侵權人的第三人具備賠償能力的情況下,建議賠償權利人直接向第三人主張權利。

如果臨時工作人員、實習人員,在活動中所受傷害是因單位、第三人共同侵權所致。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賠償義務人根據過失的大小或者原因力的比例各自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此種情況下,由單位及第三人根據自身過錯,分別承擔賠償責任。

3、對于職工家屬的責任承擔

如果其在活動中所受傷害,僅是由第三人侵權所致,組織活動的單位無過錯,則由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用人單位不承擔責任。如果是單位和第三人共同侵權所致,賠償義務人根據過失的大小或者原因力的比例各自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三、單位在組織集體活動中的法律風險防范

1、對于建立勞動關系的員工,一定要繳納工傷保險

實踐中,因工傷保險費完全由用人單位承擔,職工個人不承擔相關費用,個別單位心存僥幸,不繳納相關費用。一但發全工傷事故,單位需全額承擔相關費用,所以且忌因小失大。即便繳納了工傷保險,也要做好安全預案,活動前做好風險評估,針對各種可能存在的風險制定相應的對策,并對事前、事中、事后的各項組織工作做好記錄。因為即便是職工受傷后,相關行政單位可以認定工傷,用人單位及職工也要證實,是因單位組織的集體活動受傷。這時,用人單位活動的組織流程,比如事前開會、通知、報名、費用的安排,制定的活動方案,以及與活動的協助單位簽訂的協議,就派上了用場。

2、購買意外保險

為沒有參加工傷保險的各類工作人員及職工家屬購買意外傷害商業保險,轉嫁風險。

3、與活動的輔助單位簽訂協議,明確各自的責任

單位組織集體活動時,如果有輔助單位參與,與輔助單位(比如拓展培訓機構)簽訂協議,對雙方的權利、義務進行明確,增強活動輔助單位的責任心,最大限度的降低意外傷害風險。

4、進行風險告知

在單位組織活動之前告知參加人員活動內容,注意事項,對超出單位安排的活動之外,參與人員自行參加的活動項目的風險責任承擔進行明確,減輕單位的法律責任。

總之,單位組織集體活動的出發點是為了調動參與人員的積極性,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成功的集體活動,總能讓參與人員身心愉悅。但組織活動的同時,亦要注意法律風險防范。既不能害怕出風險,不組織活動,因噎廢食,亦不能活動中,不注意風險,加大自身的責任負擔。